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

關於部落格
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讓妳瞭解-小巴(Mr.8)在酒店的一切。※0918-506-505※即時通:a82522451※Skype:a0918883838@hotmail.com※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
  • 1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恐怖】十宗罪 犯罪心理(4)

這個社會一直在淘汰有學歷的人,但是不會淘汰有學習力願意改變的人!國外工作 <這個社會一直在淘汰有學歷的人,但是不會淘汰有學習力願意改變的人!國外工作

一個多小時後,畫龍在電話中向梁教授作出了緊急彙報。
  畫龍氣急敗壞的說:有個壞消息!
  梁教授說:什麼?
  畫龍說:還有個好消息!
  梁教授說:先說好消息。
  畫龍說:我們在養豬場的地窖內發現了安琪小姐,
她還活著,已被解救。
  梁教授說:那壞消息呢?
  畫龍說:葛丁跑了,我們把那豬場團團包圍,
但他卻從我們眼皮底下消失了。
  
蘇眉並未參與抓捕,出於女性的好奇心理,
她很想知道安琪小姐被囚禁時的模樣。
一個如花似玉的富家小姐
和一個醜陋邋遢的豬場飼養員,
美女與野獸的結合該是怎樣的一種震撼。
很快,蘇眉就看到了現場的照片。
  她一張一張的看,手開始哆嗦起來。
  照片顯示那是一個種著很多楊樹的村子,
水泥路邊是紅磚矮房,

葛丁的家就是其中的一間。院子的大鐵門斑駁掉漆,
門縫裡可以看到一隻狗,
想必是這條狗給葛丁帶來了逃跑的時機。
院裡有兩排豬圈,污水橫流,
然後,畫面一閃,出現了一個地窖的入口。

畫面上還可以看到畫龍持槍警惕的樣子,
地窖內存放著豆餅和香腸,
一個木門隱藏其中……
  蘇眉迫不及待的翻到後面的幾張照片,
終於,她看到了安琪小姐,
照片讓她感到汗毛直立,一陣涼意從背後升起。
這比任何事都使公眾感到恐懼,
一個女人好端端的乘坐地鐵,然後突然失蹤,
就變成了照片上這幅囚奴模樣。
  蘇眉捂著臉,不忍再看下去了。
  安琪小姐被葛丁囚禁的這些天都發生了什麼呢?
  最後一張照片,地窖內有一個糞桶,滿滿溢溢,
裝著排泄物和衛生紙……

此案接近尾聲,讓我們打起火把,
走進一個變態強姦犯的內心,那也是地獄的深處。
  中國人的優越感其實是建立在對他人的歧視之上。
  城市人歧視農村人,健全人歧視殘疾人。
  葛丁沒有娶到媳婦的原因很簡單,
他是一個殘疾人,一個毀容者。
  
幾年前,葛丁從偏遠山區“娶”回來一個媳婦。
村裡的很多人都猜測他的老婆是買來的,但是無人報警。
葛丁謊稱媳婦有精神病,為了防止逃跑,
他就用鎖鏈將其囚禁在地窖裡。
  
2008年,全國法院共審結拐賣婦女、兒童犯罪案件1353件,
比2007年上升9.91%。這些資料僅僅是冰山一角,
在燈紅酒綠的都市之外,在郊區和農村,
買賣婦女兒童的犯罪現象比我們想像的要嚴重。
  
媳婦給他生了一個孩子,母子倆在地窖中生活,相依為命。
那孩子並不是啞巴,但是他從來都不說話,
由此可見他們的生活有多糟糕。
這孩子也成為母親地獄般生活的唯一希望。地窖中沒有陽光,
媳婦的皮膚變得非常白,很快又變胖起來,身材臃腫,
就像是一頭大白豬。我們無法得知這個家庭是否有過溫馨的時刻,
但是從母親給孩子縫製的虎頭鞋,以及織的毛衣上,
可以看出即使生活在地獄裡的人,也依然仰望著天堂。
  
當葛丁確認媳婦不在逃跑時,偶爾也會讓她帶著孩子離開地窖,
在灑滿陽光的院子裡坐一會。可以想像到,某個暖洋洋的春日下午,
她坐在小板凳上,將兒子從左膝蓋抱到右膝蓋,緊緊的摟在懷裡,
母子倆都不說話,只是這麼相依相偎。
她的丈夫投來的是厭惡的眼光,
她那日漸肥大的身軀,如果出現在村子裡,會引起兒童的圍觀。
  整個豬場,即是他們的整個世界。
  
有時,葛丁將一碗豬肉燉粉條,或者一碗大腸湯放在媳婦面前,
惡狠狠的說,吃吧,喝吧,老母豬。葛丁心情不好或者喝醉的時候,
會將“老母豬”揍一頓,而孩子就站在一邊看著,
蒼白的小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夫妻生活的真諦,其實是,睡在一起,但不做愛。
  葛丁的老婆生了孩子後,
他對親熱的興趣甚至還不如醃制豬肉的興趣大。
  葛丁的地窖是用來醃制豬肉的,他在擴建地窖的時候,
不小心挖通了地鐵隧道的一個暗井。
  地鐵隧道有著一些不為人知的分支,

美國紐約地鐵有運送軍事物資的地下軌道,
英國倫敦地鐵有供首相緊急避難的秘密通道。
任何國家在挖掘地鐵隧道時都會把戰爭因素考慮進去,
一些暗井通向尚未啟動的防空設施,
而那些防空洞即與整個地鐵隧道相連。
  
隨著豬肉價格的上漲,葛丁的豬場也賺了不少錢。
飽暖思淫欲,他越看自己的媳婦越醜,
越看街上的女人越漂亮。有一天,他從豬場的地窖下面,
穿過地鐵隧道,站在月臺上的時候,
他看著那些漂亮的女人……上下班的職業女性,
嫵媚的少女,風情的少婦,曲線畢露的妙齡女郎,
都市裡各種各樣的美麗身影。那些眼花繚亂的裙子,
那些紛亂的腳步,那些高跟鞋,一下一下踩在他的心上。
  
葛丁尾隨著心儀的女性進入車廂,最初是小心翼翼的性騷擾,
而後發展成膽大妄為的地鐵色狼。他每天乘坐地鐵,
在這個城市的地面之下穿梭,站在美女的背後,
這漸漸成為他生活裡最大的娛樂方式。就像有人喜歡看電影,
有人喜歡打球,他喜歡的是性騷擾。
  他的耳朵有殘疾,常常帶著帽子,可是,夏天的時候,
帶著帽子會顯得很滑稽。夏天的時候,他每次乘坐地鐵,
都帶著一個安全帽,打扮成一個電工或者建築工人的模樣。
那安全帽是他在地鐵內撿到的。
  
葛丁的想像力很豐富,有時,飛機從村子上方掠過,
他昂著頭,能夠想像到那些空姐的俊俏模樣。
  每個人都是一座監獄!
  葛丁的胸膛裡,關押著一頭野獸。從一個雛形,漸漸長大,

最終面目猙獰。他可以買一個媳婦,為什麼不可以搶一個媳婦呢,
他這樣問自己。葛丁覺得那些漂亮女人中的一個才是自己的老婆,
他用帝王選美一樣的眼光打量著她們。
他與美女們無數次的擦肩而過帶來無數次的遺憾和惋惜,
整個案件的策劃過程就是由點點滴滴的惋惜所促成的。
  
一起強姦案,
其實隱藏在美女走過一夥建築工人或送貨人身邊時響起的口哨聲中!
  那段時期,沒有人注意到葛丁的老婆不見了,
他對村裡的人說老婆回娘家看病去了。
  對於作案,他始終沒有鼓起勇氣,
直到火花一閃——他買了一個電警棍,先在豬身上做了實驗,
這個電警棍可以將一頭豬電暈,那麼也可以將一個人瞬間制服。
  
正如售出電警棍的老闆介紹的那樣:被這手電筒擊中的人,
至少昏迷15分鐘才會醒來,失去反抗和進攻的能力。
  他的作案工具:安全帽,電警棍,膠帶,手套。
  他把作案工具裝進包裡,將一顆邪惡的獸性之心放進胸膛,
然後就開始了捕獵行動。
  
都市成為森林。葛丁應該懷念遠古時代,喜歡誰就把誰弄暈,
拖回洞裡,就是一生。
  地鐵內的衛生間是監控盲點。葛丁將安琪小姐電暈,
拖進衛生間,捆綁好手腳。他扛著她,
站在女廁所的一個格子間裡。那是最後一班地鐵,
等到乘客散盡,他背著自己的獵物走進地鐵隧道。在隧道內,

安琪小姐的手機響了,這讓葛丁嚇了一跳,他丟掉手機,
繼續往前走,前方出現一個人,又把他跳了一跳。
葛丁用電���棍擊暈汙水處理工人,然後勒死,
整個過程儘管驚心動魄,但是對他來說也沒費吹灰之力。
  
葛丁知道隧道內的鐵軌上帶有高壓電,百密終有一疏,
他的作案工具中並沒有絕緣鞋,
而被他殺死的汙水處理工穿的正是絕緣鞋,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換上了鞋子。這也成為警方日後破案的突破點。
  
一個富家小姐從天堂突然墜入地獄。
  葛丁將安琪小姐背回到自己的巢穴,
想像力豐富的人可以猜出那幾天發生了什麼。
從偷看女人洗澡,到強迫女人看他洗澡,
這個過程也是他這一生犯罪的過程。
  
他喜歡唱歌。
  誰唱得比我好,葛丁對安琪小姐說,沒有人。
  他不僅喜歡唱歌,還喜歡邊唱邊跳,舞姿酷似扭秧歌,
瘋狂而又陶醉,扭的肥臀亂顫,醜態百出。
那幾天他唱的最多的是:咱老百姓,今個兒真高興,
吼,咱老百姓呀,嘿……
  
安琪小姐被囚禁的第一天,這個平日裡趾高氣昂冷若冰霜的女人,
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苦苦哀求葛丁放了她,葛丁無動於衷。
這個富家小姐甚至主動脫光衣服,要求媾和,
只求葛丁完事之後放她走,而且,
她像個農婦一樣指天畫地保證離開後不會報案。
  
安琪:你要多少錢?我家很有錢。
  葛丁不說話,只搖搖頭。
  安琪:那你要什麼?只要我有,都給你好嗎?
  葛丁裂嘴笑了,露出黃牙,他用手指戳了戳安琪小姐的胸部,
這個動作富有詩意,因為他指向的即是乳房也是心的位置。
但接下來的一個動作,實在齷齪,他拿起安琪小姐的裙子——
那件白色雪紡薄綢絲緞細肩帶露背的花苞裙——
蒙在了自己的臉上,他陶醉而瘋狂的深呼吸。
  
安琪小姐渾身顫抖,好吧,告訴我,你到底想要我做什麼?
  葛丁獰笑一聲,扯掉臉上的裙子,
一把將面前的這個美人兒摟在懷中,他抱著懷裡的溫香軟玉,
用一種因過度激動但又想極力保持
溫柔的羞澀語氣哼哼唧唧的說道:老婆……
  
那幾天,這個餵豬的男人,還做過一件事,
這大概是他一生中最浪漫的一件事。
  老婆,葛丁對安琪說,咱倆得正式結婚,我要辦個結婚證。
  安琪小姐徹底崩潰,癡呆似的說不出話,淚水再次滑落。
葛丁像饑渴的狼一樣舔乾淨安琪臉上的淚,
然後用臭烘烘的嘴輕柔而憐惜的吻了她一下。
  
葛丁站在一面牆之前,牆上寫滿了辦證、
透視撲克、貸款、復仇、發票等牛皮癬廣告。
  他給辦假證的人打電話,聲稱自己要辦理個結婚證!
  我們無法得知辦假證的不法之徒在接到這個電話時,
曾經有過怎樣的猜測,他們辦理過各種各樣的假證,畢業文憑,
職稱證件,身份證房產證以及營業執照,
還是第一次接到辦理結婚證的生意。
  
葛丁說:我要帶鋼印的。
  辦理假證的人:那得加錢,說實話,你
們怎麼不去民政局辦理結婚證呢?
  葛丁說:多少錢都行。
  辦理假證的人:你和你愛人叫什麼名字,
我這邊應該怎麼寫?
  葛丁:先空著,名字我自己填,
我現在還不知道我老婆叫啥。
  辦理假證的人:您不是開玩笑吧?
  葛丁:我要辦理一個結婚證,這是真的,
我要和老婆結婚,真的。
  
結婚證還沒辦妥,員警就闖進了葛丁的家。
安琪小姐被解救的時候,
這個要去日本參加國際時裝周的富家小姐,
此時正一絲不掛;
這個要去布拉格吃冰淇淋去夏威夷吃西米露的美人,
正在吃一碗豬下水雜碎湯。被囚禁的這幾天,
她已經變成了一具行屍走肉,一個眼神呆滯、
渾身髒兮兮、脖子裡鎖著鍊子的女人。
  
葛丁從地窖內的入口跑進了地鐵隧道,當天,地鐵停運,
警方出動大量警力全面搜捕,上級命令必須在天亮之前抓獲,
因為地鐵停運會造成整個城市的交通混亂,損失和影響巨大。
  每一個地鐵站的入口都有可能成為他逃跑的出口。
  警方對地鐵站出入口都設置了警力嚴密佈控。
  
葛丁在隧道內如驚弓之鳥,他選擇了另一條逃跑的方向——
京郊體育場。我們在前面說過,京郊體育館修建游泳池的時候,
因為地陷緣故,不小心挖通了地鐵隧道的豎井。
  天快亮的時候,葛丁發現了這個出口,他欣喜若狂,
以為從這裡可以逃出去,但是剛一露出地面,就被兩個員警抓獲了。
  
這兩個人就是包斬和畫龍。在此之前,他們有過這樣一段對話:
  畫龍:你怎麼知道葛丁會從這裡出來?
  包斬:我想過了,如果我是他,也會選擇這裡。
  畫龍:嗯,咱倆需要點好運氣,耐心等吧,剛才副局長說,
在豬場內發現了大量人的血跡,看來他把老婆孩子也殺了,
只是不知道拋屍在哪裡?
  
包斬:也許,屍體在地鐵隧道內的某個地方……
  畫龍:他家裡,還發現了幾本很舊的英語書和課本,
上面有女性的字跡,副局長懷疑……
  包斬:難道,他老婆不是買來的,也是從地鐵裡搶來的?

一群非主流少年在下街公園的水塔上發現了一具屍體,
既沒有報案也沒有告訴家人,他們每天都去看屍體,
觀察腐爛的過程,把這當成一種娛樂消遣的遊戲。
這幫少年還圍坐在屍體周圍,用手機拍了一些合影,用他們的話來說:
  
太刺激了,這可是真正的屍體!
  有個年齡最小的少年,叫做三錘,膽小怯弱,不想再去看了,
結果遭到大家的恥笑。為首的一個男孩,留著刺蝟頭髮型,
頭髮染成了七種顏色,他說了一句話,引起了大家的敬佩:
  
MB,等到這個人的肉爛掉了,我要把他的頭當球踢。
  這五個少年,三男兩女,他們以遊戲中的網名彼此相稱:
癲雞,滾水,三錘,煙女子,華麗。
  有一天,他們在網吧通宵玩遊戲,半夜的時候,百無聊賴。
  癲雞對三錘說:賤男子,如果你現在敢去看那死人,
我就把衣服給你。
  
華麗說:別去公園,膽小鬼。
  滾水說:還有本少爺倉庫裡的刀,也給你。
  煙女子說:三老公,你要是敢去,
記得和死鬼拍張合影回來喔。
  這衣服和刀指的是遊戲中的虛擬裝備,
看來對三錘的誘惑力很大,他當場答應,
表示自己要和屍體拍張合影,回來發到空間裡,
還警告和他打賭的兩個人不許反悔。
  
當時是午夜一點,外面下著雨,街上空無一人,三錘淋著雨去了公園。
  半個多小時後,三錘給癲雞發了一條短信:
我看到���水塔上的那個死人站起來了……

  公安部特案組辦公室,窗外,大雨嘩嘩。
  白景玉拿著幾張照片進來,發給特案組成員。
  照片上的少年都穿著奇裝異服,留著怪異的髮型,
眼神中露著叛逆和頹廢,他們圍在一具高度腐敗的屍體周圍,
姿勢各異,其中一個少年豎起中指,
另一個少年手指伸成槍狀對著屍體,兩個少女坐在地上,
瞪大眼睛,嘟著小嘴,手指伸成剪刀狀。
  
畫龍:我怎麼有一種想狠狠揍他們一頓的感覺,這幾個是人是鬼?
  白景玉:照片上有個鬼臉,仔細看看。
  包斬將照片倒過來看,右下角浮著一個蒼白的很模糊的鬼臉,
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蘇眉:估計是相機閃光燈反射到別的物體,形成的鬼臉圖像。
  白景玉:沒有閃光燈,這照片是用手機拍的。
  梁教授:拍照的是誰?
  白景玉:那孩子嚇得精神失常了,現在醫院裡。
  拍照的少年就是三錘!
  
那天午夜,他和朋友打賭,去了公園,後來再也沒有回來。
沒有人知道他在公園裡看到了什麼,第二天清晨,
朋友發現他倒在家中,全身抽搐,口吐白沫。
三錘的父親是個出租司機,平時都是夜裡開車,他剛好回來,
把三錘送進了醫院,然後撥打110報了警。醫生說,
三錘身體無礙,只是精神受到刺激引發了羊癲瘋發作,
因為過度驚嚇變得精神恍惚。
  
警方隨後做了大量的走訪調查,那個公園裡的水塔很高,
塔頂更是隱蔽,平時也沒有什麼人上來,是個適合拋屍的場所。
在沒有屍體的情況下,法醫進行了屍檢。
從三錘拍下的照片上可以看出,死者為男性,
頭部有致命傷,應系他殺死亡。
  
屍體已經生蛆,頭部密密麻麻爬滿了蛆,
有的蛆甚至從眼睛和嘴巴裡鑽出來,看上去非常噁心恐怖。
從蛆蟲的長度和當地氣象部門的溫度統計可以推斷出死亡時間為7天左右。
  一個出色的法醫也是昆蟲學家!
  
《洗冤集錄》中記載宋慈利用蒼蠅尋找到一把殺過人的鐮刀,
從而找到了兇器的主人;《時代》雜誌評選出的百年大案紀實中,
美國昆蟲學家傑姆韋布,在野外一具屍體上發現了死去的蒼蠅,
推斷死者死於中毒,後來破獲了美國歷史上臭名昭著的“鄉村餐館殺人案”!
  
照片中水塔上的那具男屍,背部有屍斑,這說明屍體被移動過,
因為一個人死後仰面躺著,屍斑才會出現在背部。
  幾張照片上的屍體姿勢各異,
甚至還有盤腿打坐背靠著一摞磚頭的姿勢。
  警方詢問那幾個非主流少年後得知,他們確實翻動過屍體,
還用石頭砸過屍體的頭部!再加上頭部已經生蛆,
只從照片上無法判斷死者死於何種兇器。
  
警方詢問三錘時,三錘表現的非常恐懼不安,
他用顫抖的語氣不停的重複著一句話:
  死人站起來了……鬼
  那幾個非主流少年,三錘,癲雞、滾水、煙女子、華麗,
都接到了一條莫名其妙的短信:
  七天之內,殺死你們。
  
當地警方聯合電信部門,查出了這個號碼的主人,
正是水塔上的那具男屍,一個包工頭,名叫金葵,幾天前失蹤……
  白景玉說:一個死人怎麼可能發短信呢?
  梁教授說:這個案子有意思。
  白景玉說:鬼要殺人,這則駭人聽聞的消息迅速在當地傳開,
人心惶惶,屍體又不見了,一個孩子嚇瘋了,
他們都收到了威脅短信,當地四街公安分局束手無策,
請求咱們特案組協助調查。
  
蘇眉說:日本有部恐怖片,叫《午夜凶鈴》,
凡是看到一盤錄影帶的人,都會接到一個神秘電話,
然後在七天內死亡。看來,照片上的這幾個少年,在劫難逃……
  
包斬說:我們只有七天的時間,七天後,很可能再次發生命案!
  畫龍說:走,出發吧,去捉鬼!
  道士捉鬼需要桃木劍,員警捉鬼也需要一些特別的裝備。
白景玉表示,上一個案件,富家女地鐵失蹤,囚禁在豬場地窖,
特案組成功破獲,已經名震全國。無論是上級領導,
還是下級各地警局,都對特案組期望非常高,這一次,
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白景玉讓助手拎進來四個密碼箱,特案組成員打開後,
每個人都眼前一亮。


【恐怖】十宗罪 犯罪心理(2)
【感情】擒不禁的愛(1)
【驚悚】我身邊的恐怖經歷(1)
(1)媽媽~請您原諒別人的女兒 !!
(2)戒掉吧!教你熬過戒菸首5天!
(3)方太太的秘密 是誰說了出去 !
(4)一瓶價值150美金的深海龜油,導遊小姐竟有辦法讓所有人買單 !
感謝您的支持~更多精彩好文就在~好心好文專欄!!
歡迎訂閱收看 好文章不漏接
(點擊圖面 開始訂閱)
你只有不斷的學習你才不會被這個時代所拋棄,一定要有學習,歸零的心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